码头美景秀
 
 
 
 
   
  日记1 日记2 日记3 日记4  
探访日记
日记2 ——“新古典”风格    

  人们总用“新古典”来调侃而今频繁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遗址保护和维修工程,什么是“新古典”风格,缔造者那里有一把标尺。他们当然不能固步自封毫无新意,也不能将其改得面目全非。如何保留原来的历史风韵,如何在旧瓶中装新酒,如何不流于“面子工程”,如何赢得市场、赚取利润,在决策者、规划师和关联商户们的每一步行动中,这些都需要细细思量。

  “当意志坚强了,前进的脚步就变得轻快了。”英国诗人乔治赫伯特的话套在太古仓这些年来的发展历程身上或许并不为过。当它被赋予了承载现代服务业新内容的使命,转型的号令一声令下,短短几年间,这个民国时期外资进入广州的历史见证,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文化和近代十三行对外贸易文化的延续载体,全身投入到商业利益的狂潮之中,你可以将它看作一个充满商机的大卖场,也可以诠释它为一个充满无限想象力的世纪万花筒。

  太古仓转型之初,很多人对此感到疑惑,它到底是什么?是电影院?是艺术长廊?还是娱乐场?当初定位时,“城市客厅”这个极具新意的概念被套在了太古仓身上,包括广告、设计、IT设计、展示在内的创意产业即将被引入,让这里的文化和滨海优势得以全部发挥。这个愿景的美妙之处还在于,当前卫并具有艺术特征的业态进驻后,太古仓很可能成为媒体笔下的“广州"798"”。但从粤菜高档酒楼、游艇会、红酒厂、电影院、商务港这些新内容来看,除了多了好几分商业气息外,还有一些高端休闲旅游所具备的元素,夕阳余晖下正处在冷清期的八大仓库,等待的是一派全新的新兴景象,而不是一群利益集团炒作的空壳。

  这一派新兴景象中,藏匿着很多人的梦想,除了有那些想要打造高端消费平台的商人们的梦,还有社区人的梦,有老广州的梦,有新广人的梦。那么它的转型之路,也应该有这些人的见证与参与,而不仅仅是某一群体的私密策划。

  诚然,我们眼中经历过百年岁月洗刷的太古仓,转型之路并不平坦,没有蜂拥而来的外来游客,也没有慕名而来的艺术狂热者,眼前的它今天或许还有些彷徨与茫然,然而我们有理由相信的是,朝着利益最大化义无反顾的一路狂奔未必是它未来的归宿,转型的力量源于最初梦想和意志的坚守,那么它将迈着轻快的步伐踏入另一个合理的台阶,迎接众人的检阅。

                                 作者:周碧颖  时间:2015.10